爱睡的豆砸

吴邪生日贺文【小学生文笔(´(エ)`)请大家多担待】

今天过生日。说实话,胖子不提我都快忘了。毕竟人老了,连自己生日也会也会忘记是常有的事。

村子里就我们仨,大操大办也没啥意思,我寻思着平时咋过就咋过了,可胖子不乐意【咱们天真可是死死活活过无数次的人!哪能这么随便?瞧瞧你那样子,随谁呢你!】

我拿着小花邮寄了大半个中国给我弄过来的棒棒机头都没抬【滚你个几把,搁隔壁大姐哪儿看的小品还没回过味儿来?满口子东北大棉袄味儿!】

说完回过神来。怕是要完,我也被带过去了。

【胖爷我这是话糙理不糙,瓶仔你说说是不是这理儿!】顺着胖子刚扣完脚的手指往上看,是闷油瓶一如既往仿佛丢了一个亿的冷漠脸。

我闭上眼又睁开,应该不是错觉,刚才闷油瓶脸上确实是有一点嫌弃的意味,不对现在也有。

【行啊,爷今天要吃鲍鱼剁泥蒸全鸡,皮卡胖就交给你啦!】妈的贪吃蛇这么弱智的游戏我都打不过那两个老妖怪爷还怎么混,还要不要脸啦?!

抬眼看着闷油瓶往外走,估计是给胖子准备食材去了,虽然村子里没鲍鱼,鲤鱼应该还是有的,以胖子的手艺弄得和鲍鱼一个味儿也是有可能的。

听见外面母鸡翅膀扑腾的声音时我还有点小激动,不过立马我就更激动了。

丢下手机往外冲

张起灵!放下那只鸡!咱家的鸡还在没长齐毛呢!你搁哪儿弄来的!隔壁大姐会杀了胖子挂咱们门口的!

丢下的手机在我背后,闪了几下,弹出几条信息

【生日快乐,秀秀在国外让我替她跟你说一句。今年没忙过来,订了明天的机票,到了好好聚聚。】

【日了快生啊徒弟!说实话徒弟你都这岁数了也该考虑考虑这事儿了,要是你力不从心要不师傅我辛苦辛苦帮你耕耘一下?花爷让人给我送了张机票,要滴滴师傅送你到床上去吗徒弟?】

【。。。】

【。。。】

【。。。】

我不知道我还能过多少个生日,可是还能有你们记得我,我知足了。

饭后突发奇想的文字

我坐在这里
我坐在沙发上
我坐在老家的房子里
我看着手机
我听见太阳能在自动蓄水
我听见孩子的声音
我听见孩子在赶鸭子
啦—— 啦啦 啦啦啦
啦—— 啦啦 啦啦啦
我听见老妇在驱赶鸭子
咯—— 咯咯 咯咯咯
咯—— 咯咯 咯咯咯
有摩托车从远方开过来
有风从落地窗外吹过去
我觉得空气很静谧
我觉得周围很嘈杂
可是我还觉得我很平静。
我也觉得这很好。

我我我我第一次。记梗。。。应该会写。。。大概。。。

【注意避雷!!!
肉!!!all邪!!!有二邪情节!!!群p!!!还有双龙。。。】
【。。。第一次写,ooc大概有点。。。】

像老吴这种脖子长,睫毛长,腰窄腿长的男人,就适合把腿搭在大黑的肩膀,一边和身后瓶仔舌吻,左手握着丧丧的xx,右手指被含在老痒的嘴里,快失神的时候,师傅在前面狠狠一顶“怎么?小三爷被哑巴干得都说不出话了?”老吴大口喘气【你。。。你他妈。。。要干。。。就好好。。好好干!别拿小哥当借口!】睫毛上挂着沉甸甸的泪。
突然身后小哥也加快了速度,老吴话都说不出,只能喘着被干。快到了的时候,门开了,老吴震着身子到达顶点。
花儿爷:“。。。二叔,我不是打算带您来看这个的。。。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就一起‘看看’吴邪哥哥吧。”
说完,两人一个松着领带,一个解着外套,还不忘关了房门。

@叽all邪  @日月虽未醒  @別吵ㄣ我再睡會兒メ  @凡絮梦影  @爱吃鸡蛋干的蛋蛋  @辞灵  @操吴哥兮 @

论哑爸爸和瞎爸爸的博弈【cp洁癖请勿点开,谢谢。】

还能说什么,官方发糖,最为致命。大张哥总是猝不及防的给我一个暴击【托腮】
黑爷呢,做啥都得阴着来,好的坏的都是。
这两种情感,是没办法分出高低的,也无需纠结了。
这场博弈并不是刚刚开始,也并没有决定结局。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了解三叔的尿性。
说到底,老吴两个都得报答,也就无需分出高低了。
【来来来,做一个all邪党就能平静下来了【笑哭】开玩笑的。大家,坚守初心就好,无需挣扎,正如三胖子所说,每一件事都会有个好的结局,如果还没有,那就是还没有到结局。】

真的,这刀深入骨髓,黑爷,别难受。

八屿:

你菇,插刀届扛把子,还是睡前插(;´༎ຶД༎ຶ`)
晚安

10.23,我爱的黑邪终于官方发喜糖了!

黑爷,黑瞎子,黑眼镜,说实话。我以前是个瓶邪党,后来被朋友推荐,进了黑邪这个圈子,我就没想退出过。想起了海哥以前说过的一些话,具体记不清了,大概是这个意思:张起灵给吴邪的,一直都是一个义无反顾的背影,吴邪一直努力追逐,却无奈距离一直都在,花儿爷给吴邪的,一直都是幼年时的回忆,现在的他背负了太多太多,没有办法为了吴邪豁出命去,而瞎子,一直是和吴邪面对面地相立,为他豁出了全部,无论所处何时何地何种情况,他们一直都是面对着,背负了相同的重量,也因为对方疯魔成狂。【话说怎么打tag????】#黑邪#

这里很美。
在某些特定的时刻,它会变成犹如仙境的地方。
【图片来自每日必怼我的西早君!】